無奈的國際奧委會與自負的挪威人
注意力經濟時代,奧運會為主辦城市所帶來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是遠非金錢價值可以說明的,為主辦城市所帶來的發展動力和經濟活力,也遠非簡單數字可以衡量的。
0849472017-09-25 08:30     來源:冰雪運動那些事 文/楊占武


巴黎與洛杉磯塵埃落定,國際奧委會總算度過糾結已久的夏奧申辦困局。不利的一面是,這樣的決定未免提高以后申辦城市的期許:申辦改為邀請制,不給這屆給下屆!國外媒體相關報道冠之以醒目的標題:巴赫主席不排除同時確定2026和2030兩屆冬奧會舉辦城市。

 

有利的一面是,巴黎的堅持和洛杉磯的再次挺身而出說明,奧運會依然是人類社會獨一無二、精彩薈萃,體現拼搏與進取的盛大慶典,同時也是人類社會無可復制、舉世矚目的展示文明與進步的最佳舞臺。

 

注意力經濟時代,奧運會為主辦城市所帶來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是遠非金錢價值可以說明的,為主辦城市所帶來的發展動力和經濟活力,也遠非簡單數字可以衡量的。

 

更何況,作為一個根植于西方契約精神文明土壤里的私人自治組織,國際奧委會始終也是負責任的,有高度企業家精神和追求善治的組織。

 

就拿國際奧委會的收入分配來說,最新公布的2017版報告表明,以每四年為一周期,2013-2016年,國際奧委會收入共77.98億美元,其中的90%,用于舉辦奧運會及推動體育的普及和發展。僅余10%用于自身的管理和運行支出,以領導全球的奧林匹克運動。

 

在這一四年周期里,國際奧委會在索契2014和里約2016后,分別向各國家和地區奧委會分配了1.99和5.4億美金,向冬季和夏季項目各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也分配了同等金額的資金。

 

但分得資金最多的,還是主辦城市。索契2014,組委會分得8.33億美金。里約2016,組委會分得15.31億美金。

 

報告中的歷史數據也表明,國際奧委會分配給組委會的資金是逐屆遞增的。2014年5月7日,美國NBC公司與國際奧委會續簽電視轉播合同,將為2022冬奧會至2032夏奧會,共6屆奧運賽事的電視轉播權支付77.5億美元。這在確保國際奧委會未來收入的同時,也確保了后續各屆奧運賽事組委會可分得的資金。

 

所有這些數字和新聞在國際奧委會網站都是公開透明的。

 

但遺憾的是,在2022冬奧會的申辦過程中,自負的挪威人,特別是政客,顯然并不關注這些數字和資料。2014年10月1日,在挪威申辦委員會宣布退出申辦之后,國際奧委會第一時間發表聲明,罕見地抱怨并毫不客氣地批評道:

 

這是對國際奧委會最多可達8.8億美金投入的錯失,也是對由此可為挪威人民創造寶貴奧運遺產的機會的錯失。除此之外,國際奧委會對組委會國內市場開發的授權,最少也能帶來1.81億美元的收入。最近幾屆冬奧會(如溫哥華和索契)贊助的資金甚至4倍與此。

 

今年較早之前,挪威申辦委員會要求與國際奧委會會面,要求國際奧委會就各項要求作出說明,包括財務方面的細節。為保證申辦公平,國際奧委會為全部三個候選城市安排了專門會議。不幸的是,奧斯陸派出的參會代表,既不是申辦委員會中的高級官員,也不是政府部門的高級官員。顯然,挪威的政治家們并沒有得到全面翔實的報告,他們的決定是基于半真半假的不準確的資料。

 

那么,在挪威退出申辦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

 

2014年2月,挪威媒體以“國際奧委會秘密要求引發懷疑”為題進行報道:挪威競技運動聯合會(Norway‘s National Athletics Federation)收到國際奧委會發來的多達7000頁的申辦要求文件。國際奧委會說這些內容是保密的,但挪威的政客們則要求審閱這些文件,不然就無法做出客觀的預算。挪威進步黨的卡爾·哈根(Carl I Haggen)對挪威廣播電視公司(NRK)說,對場館和設施的要求沒必要保密,因此,他很想知道國際奧委會要隱瞞什么。如果隱瞞的是國際奧委會委員們必須有奔馳專車,必須達到這樣或那樣的住宿和飲食條件,那就應另當別論。

 

懷疑引發持續數周的洶涌批評,尤其是對索契冬奧會期間挪威的國際奧委會委員海伯格(Gerhard Heiberg)所受“奢華”接待的批評,進而升級為批評國際奧委會不愿意譴責俄羅斯侵犯人權,不同意其越野滑雪女運動員臂纏黑紗參加比賽,將國際奧委會的規則置于展示人類同情心之上。

 

當海伯格就此反駁并認為挪威人自大和傲慢(arrogant)時,引發了更多針對他本人及國際奧委會的質疑和批判。

 

時任挪威文化部長的魏德維(Thorhild Widvey)同樣參加了索契冬奧會,她對挪威晚郵報記者不無自滿地說:很高興國際奧委會在壓力之下撤回對挪威越野滑雪女運動員們的警告,如果國際奧委會沒有包容、慷慨與憐憫,那他們就行駛在錯誤的軌道上。

 

魏德維也不無自負地說:她是負責向政府提出是否對申辦予以財政支持建議的人。在德國、奧地利、瑞典、瑞士相繼因財政方面的考慮退出申辦之后,國際奧委會至今沒向挪威提出可行的方案。

 

這不就是明里暗里的趁火打劫嗎?

 

沒錯!2014年3月,挪威的政客們拉出條件清單,想讓他們支持申辦的話,國際奧委會必須尊重人權,必須尊重工人憲章,必須自付奧林匹克大家庭成員的相關接待費用,等等。

 

政客們持續的懷疑與批評與低迷的民意支持率很難說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面對30%左右的支持率,挪威競技運動協會秘書長安德森(Inge Andersen)也只能無奈地對記者說:我完全相信國際奧委會對公開這些申辦要求將持積極態度,如果政客們愿意用春夏兩季的時間讀完7000頁的資料的話,那就請便吧。

 

2014年5月,奧斯陸的申辦進一步陷入危險境地。參與組閣的進步黨內部投票反對向申辦提供財政支持,其理由是這將影響政府對基礎設施、教育和醫療的投入,影響減稅計劃的實施。其青年代表之一對NRK說:在索契花費500億美元辦冬奧會之后,相信奧斯陸冬奧會僅花85億美元,就像相信真的有圣誕老人一樣!

 

這充分表明,無論俄羅斯如何向全世界解釋用于冬奧籌辦的資金僅70億美元,510億美元中的大多數資金都用在必要的基礎設施改造上,挪威的政客們也寧可采信奧運花費500億,以此向選民們表白他們是多么地擔心可能的支出,多么地守護選民們可能的利益。

 

挪威媒體更加推波助瀾,列出國際奧委會要求的接待“奢侈”清單:

 

1.  開幕式之前與國王會見,開幕式之后的雞尾酒會;

2.  當國際奧委會主席抵達時要有一定的歡迎儀式;

3.  國際奧委會委員們進出機場要有單獨通道;

4.  入駐酒店的酒吧要延長營業時間至“極晚”;

5.  房間內的小吧臺要有可口可樂產品;房間內要有時令水果和糕點;

6.  向所有國際奧委會委員們提供一部帶有本地號碼的三星手機;

7.  會議室保持20度的室溫;

8.  國際奧委會委員們出行時要安排道路專線;

 

時任挪威財政部長延森(Siv Jensen,進步黨主席)告訴媒體:挪威人對這一接待“奢侈”清單肯定會搖頭說不,因此,在內部投票中,她已投出了反對票。

 

2014年10月1日,在政府組閣中占據多數的保守黨也無可避免地投票反對給予申辦財政支持。因為,無論是政客還是選民,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批評國際奧委會,反對花費“”巨資“”辦冬奧,已成為“政治正確”的事,挪威的大小政黨罕見地在此問題上取得一致!

 

對此決定深感失望的是奧斯陸市政府。市長兼申辦負責人羅蘭德(Stian Berger Rosland)不無遺憾地說,在市議會,申辦得到壓到性的支持,2013年本地市民的投票結果也是贊成的...

 

申辦首席執行官格里姆斯比(Eli Grimsby)在14年夏曾針對低迷的申辦民意測評結果做如下解釋:這并不令人感到驚訝,我們了解挪威人,我們熱愛冬季運動,但我們也同時熱衷于爭論,我們是一個生性懷疑(Skeptical)的民族。


對此結果深感失望的還有挪威的冬季項目運動員。直至2016年挪威青冬奧會開幕前不久,高山滑雪運動員斯文達爾(Aksel Lund Svindal,2010溫哥華冬奧會超級大回轉冠軍)在對不能在家鄉參加2022年冬奧會深感遺憾的同時,對國際奧委會也深表不滿。他認為,是國際奧委會的錯誤澆滅了挪威人的熱情:多虧了石油工業,沒有哪個國家像挪威一樣那么富有,所以,如果挪威都對承辦奧運會說不,那么,國際奧委會一定是在某些方面非常非常錯誤的。事實上,都錯了!


這一言論,不由地使人再次想起挪威的國際奧委會委員海伯格對本國人的評價,arrogant!只是這一用詞引發的反響使其他人即便觀點相同也不敢再用。

還有啥詞能形容挪威人在此過程中的表現呢?


挪威競技運動聯合會秘書長安德森的相關言論是這樣說的:我們的聯合政府是高度政治化也是高度情緒化的(Emotional),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申辦尤為復雜和困難。


除了前述格里姆斯比的“愛好爭論”、“生性多疑”,又冒出個“情緒化”!無論這些詞如何回避,實際上,對arrogant的不容忍,不正表明挪威人的自大與傲慢嗎?


無需多言的是,多年來,中國與挪威政府在諾貝爾和平獎上發生的故事,也從另一個方面證實了這一點。


“無奈”的國際奧委會,在此過程中,無論如何解釋接待“奢侈”清單僅是指南,不是要求,是基于往屆奧運賽事組委會辦賽經驗,目的在于提升所有人的奧運體驗,都對持續惡化的申辦形勢于事無補。這也并不奇怪,挪威的政客們為了選票,誰還敢為國際奧委會說話。之前連續退出的數個西歐申辦國家的政客們,也都是一樣見風使舵的貨色。


當然,也不能全然否定國際奧委會2020議程的出臺沒有挪威“自負”的貢獻,但“無奈”的國際奧委會,因其直面奧林匹克運動在新時期新形勢下的種種困難,積極出臺改革方案,盡可能削減申辦和籌辦的經費開支,顯然會贏得更多尊敬。


挪威媒體披露的所謂接待“奢侈”清單,即便奧運賽事組委會全盤接受,也不過是對奧林匹克大家庭成員的尊重,對奧運頂級贊助商合同要求的尊重而已,并不為過。朋友來了當有好酒,好客的中華民族自古已然。


當然,正如巴赫新近的表態,對因賄選而產生的國際奧委會內部腐敗“零容忍”則是另一層面的問題。


更值得反思的是,注意力經濟時代,不只傳統媒體,爆炸式發展的自媒體也有話語權,怎樣才能更好地應對各類媒體可能推波助瀾的輿論危機呢?從問題展露苗頭到最終形勢難以挽回,時間長達一年,無論是“自負”的挪威人還是“無奈”的國際奧委會,都有難以推卸的責任。同類問題,包括對索契花費巨資辦奧的刻意抹黑,對里約籌辦混亂,場館荒廢的大肆報道,都表明注意力經濟時代,自媒體泛濫的時代,好事確實難以出門,壞事輕易動輒萬里。


北京2022,同樣需要警醒。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在注意力經濟時代,并不容易!


本文轉載自冰雪運動那些事,圖片除署名外均來自網絡,原標題:無奈的國際奧委會與自負的挪威人

聲明:配圖除署名外均來自網絡,禹唐體育原創文章未經同意不得轉載,轉載/合作請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號:yutangxzs

相關文章
nba总决赛时间2019